Muyoo

孤独地产着粮的冷CP爱好者
是我还不够强
今天也在假装自己会画画

© Muyoo
Powered by LOFTER

Happy Birthday

养养花种种鸟哈哈哈哈哈哈,姐姐作画时候的曲目我就当做是热烈answer了(你谁啊 鼓掌到手肿,老师今天也很努力了啊老师,不过你真的清醒一点不要散播这种过生日的谣言(x 猎枪本来是准备要打鹰的是吗

啊可是为什么回复不了!
啊!

摆鱼得水:

祝姐姐生日快乐

没有一点点的进步

结束的莫名其妙

我也搞不懂我在想些什么

羞愧的钻到车底

话说今天也是我生日呢,四舍五入一下我和姐姐就是一家人了呢嘿嘿嘿

 

 

 

 >>>>>

 

  初夏的阳光不算太强烈,路边的行道树在日光的照射下透着亮,而那些从树叶间漏下的阳光则被筛成斑驳的影子,变成些或明或暗的影,成了印在地上或深或浅的圆。树下站着一个男人,他低着头看着手机,碎碎的刘海盖下来,遮住了眉目。


  “来的这么早?”近藤勋的声音从背后传来。


  “我觉得这次事情我没有做错。”对于直接圈上自己脖子的手,土方十四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表示,滑动着手机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着。

 

 “如果你没有把我的话误解为打折证人的两条腿的话,那确实是这样。”

 

  “我成功的拖延住时间了。”

 

  “我只需要你拖延五分钟,可你拖延住了他三个月。”近藤勋讲到这里停顿了一下,“要是救护车来的不及时他四个月都走不了路。”

 

  “反正目的都达到了,方法和过程都无所谓吧。”

 

 “十四啊,我如果没有拉你来当警察,你是不是就去当黑社会了啊”对于好友的未来,近藤表示十分的担心。

 

  远处有辆车驶过来,停在路边冲他俩鸣了鸣喇叭。近藤勋拍了拍土方的肩膀,收回了圈在他脖子上的手:“走吧,车到了。”

 

  “十四,你应该好好的放松一下,工作给你带来太多的压力了,去乡下修身养性一段时间吧,”近藤勋一手拎着土方的行李一手把土方塞进出租车:“比如说养养花,种种鸟。”

 

  “养鹰是吗。”土方抱着他的包,托着下巴思考着近藤勋所说的话的可能性。

 

  听到土方的回答,近藤勋关车门的手顿了顿:“不,普通的就好。”

 

  所以事情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,土方坐在树荫下叼着烟看着天上的飞鸟陷入沉思,脚边的烟头掉了一地。

 

  几个小时前,土方拎着包来到了这栋长满树和杂草,看起了完全不能住人的房子前。

 

  仔细确认了地址没有错之后,土方从包里翻出钥匙,进门之后屋子里的杂草长的比院子里还要茂盛,甚至还有一棵树顽强的长在里面。

 

  在花了半个小时清除霉菌和长得有人腰部这么高的杂草之后,土方对着从房子内部长出的树犯了愁。他用双手比划了一下树的大小,这还真是一颗三围相当可观的树。土方眉头紧蹙,开始计算起用拳头打断这棵树的可能性。就在土方要一拳头抡上去的时候,门被敲响了。

 

  三叶今天上午在画室的窗口看到了他的新邻居,准备了一些新鲜水果,敲响了隔壁的门。

 

  “需要帮忙吗?”看到新邻居房子里的树和他正在往手上缠的绷带,三叶试探性的问了一句。

 

  “那,请问有锯子吗?”土方思考了一会,决定寻求三叶的帮助。

 

  三叶把装水果的小篮子放在桌子上,提起裙角,示意土方跟她来。三叶的家离的不远,在这个每座房屋距离都间隔相当远的地方,或许可以算是他的邻居了。

 

  “这样的可以吗?”三叶拿出一把锯子,和他想要的有些差别。他比了比,小了些,不过应该也能用。

 

  土方不想辜负她的好意,点头真诚地道了谢。

 

  他准备走之前想起了什么:“我叫土方十四郎,最近可能都会住在这边。”他举了举锯子“如果太吵了影响到你的话和我说一下。”

 

  接下来的事情土方有点不想去回忆,他拿了锯子回去锯树,树是锯断了可是不小心连着木质的承重柱一起锯断了,土方看着倒塌的房子挠了挠眉毛,有些发愁,这种状况这不是贴贴胶布就可以修回去的程度。

 

  小镇里很安静,连他弄倒了房子也没有引起其它居民的注意,土方调整了一下坐姿调整了,单手拄着下巴,扭头看向了右边,那是三叶的房子,红顶白墙小院子里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,漂亮的就像童话书里描写的那样。他坐的位置恰好可以看到正在画室画画的三叶,和文静的长相不同,三叶画画的身姿看起来颇为潇洒。

 

  三叶转身取颜料的时候,不经意间对上了土方的视线,有些好奇土方为什么坐在屋外,三叶拿下耳机往外走去。还没有走到土方面前,三叶就知道土方为什么要坐在屋外的树荫下了。

 

  这可真是有些出人意料。

 

  “土方先生晚上还有地方住吗?”看着土方的房子,三叶问出了她的疑问。

 

  “天为被,地为床,晚风为我做衣裳。”土方表面上很镇定,内心已经在思考在这棵树上凑活一夜的可能性了。

 

  “不介意的话,要不要来我家住一晚?”

 

  讲这话的时候,三叶背着光笑的眉眼弯弯,被笑容晃花眼的土方神使鬼差的答应了这个提议。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跟着三叶走进了家门,反悔也来不及了。坐在三叶家的沙发上捧着粉红色的小茶杯,看着放在沙发脚的画,土方从内心发出赞美。

 

  “三叶小姐这座山画的真好,是秋天的山吗?”

 

  在茶壶里泡花茶的三叶抬起头来,顺着土方的视线看向了那副画,笑眯眯的讲:“这是我给我弟弟画的肖像。”

 

  “这双眼睛画的真漂亮。”

 

  “这是眉毛啦。”

 

  “那这就是嘴唇了吧,画的十分的传神啊。”

 

  “这里其实是鼻子。”

 

  “这可真是一幅好画啊。”

 

  土方生硬的结束了这个话题,四下看了看夹起了放在房子一角的木板,扭头和三叶讲:“我觉得我还是去院子里搭个棚比较好。”

 

  三叶阻止了这位要去院子里搭棚子的警察先生。

 

“客房我都已经准备好了。”

 

“三叶小姐您的房间是在二楼是吗?”土方站在原地思考了一会,问了这么一个问题。

 

在得到答案之后,土方拎着木板和工具箱上了二楼,在三叶的注视下开始钉起了三叶的房门,一边钉一边解释:“这样我就不会半夜来你房间了。”

 

“可是我现在还在房间外面呢。”

 

土方钉钉子的手突然停下,下楼去自己的包里翻出一把猎枪:“这把猎枪你放在床下,在我梦游进你房间的时候你就拿枪瞄准我的头。”然后停顿了一下继续讲:“虽然我不梦游。”

 

 

>>>>>我觉得是没有后续了<<<<<

 

“你要是敢对我姐姐不好,有正义的子弹将贯穿你的身体。”家属席的冲田总悟拄着猎枪威胁土方。

 

 “你这位小朋友的猎枪是从哪里来的?”近藤勋对于这位不知道从哪里掏出猎枪来的小朋友十分震惊。

 

  “我姐姐的床底下找的。”


评论
热度 ( 17 )
  1. Muyoo摆鱼得水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多么原始的回复方式呐 可我现在还在外面呢真的是哈哈哈哈哈哈哈 您早就是我们冲田家的一员了老师:D
  2. 摆鱼得水Muyoo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不过农历我就是今天过生日(大声逼逼,其实是3k呢狂野派画家姐姐,猎枪其实偷摸藏着打野猪的(开始胡言乱...
  3. Muyoo摆鱼得水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养养花种种鸟哈哈哈哈哈哈,姐姐作画时候的曲目我就当做是热烈answer了(你谁啊 鼓掌到手肿,老师今...
TOP